宁啾

全职全cp无洁癖

【周泽楷BG】我总觉得,我们相爱

 ooc属于我

设定是你和小周因为小周总是不表达他的情感并且他又特别的好导致你非常没有安全感有了轻度焦虑,战队还一度劝分,你在这段你不断付出的感情中感到了疲惫,你提出了分手。




    他又来了。这是第三次了。

 

    第一次我没有开门,他放下一束黄色的玫瑰,88朵。两天就败了。

    第二次我没有开门,他说他想我,我的手紧握着门把,我说我不会原谅你,因为你原本就不需要道歉,错的不是你。他愣住了,沉默了很久,然后落荒而逃。

    地上那个有点丑的小蛋糕,很苦。

 

    他敲门的声音还是缓缓的,是他保持着的一贯的礼貌。

    三下,停下,再三下。

    我隔着门说:“你……你不要来了,我不想见你。”

    “可是我想见你,我好想你。”他应该是准备好了回答,也不停顿,也不犹豫,直白的表达着他的情感,“想听你的声音,哪怕是拒绝。”

    我厌倦他后知后觉的醒悟,厌倦他不合时宜的改变,也厌倦无法抑制喜怒的自己。总是这样,面对他的时候,我从来不像是我。仿佛身体里另一个人在疯狂的爱他,仿佛那个人活着只与他相关,她没有其他的情绪,她只有他。

    等我恍惚着从冷汗淋漓的状态里回过神来,我靠着门蹲着,抱着膝,满脸又是泪水。头很晕,我扶着鞋柜起身,打开了门。

    门外什么都没有,瓷砖是雪白的,连鞋印都没有。

    他再也没有来过了。

 

 

 

    心理医生说我为了逃避现实的一些困难建立了一个只属于我的幻想国。而在这个幻想国里,我总觉得,我们彼此相爱。然而这一切都是幻想,都只不过是我觉得。我联系了医生,通过催眠荒废了这个幻想国,摈弃了不切实际的“我觉得”。

    我的生活回归了正常,上班,下班,休息,偶尔娱乐,偶尔疯狂,我的男友是一个公司的小高层,喜欢荣耀,爱着这座城市的战队,男友总是对我说,那是信仰,是热血。我应该不认识这个队伍,也不擅长荣耀,但我的神枪手出乎我男友的预料,玩得很好,比一般都玩家好很多。我也模模糊糊的知道这个战队很多事情,比如,队长手上的茧在哪里,有多厚,以及,他手的温度。

    男友带我去看他们新赛季的决赛,正好是主场,满场馆都是为他们加油呼喊的应援声。男友兴奋的对我说得到一张前排票的困难。我抬头看舞台,觉得位置似乎还是后面了一点,而且……不是抬头就能看到某个位置的地方了。那个位置应该是谁坐着呢?我不记得,也奇怪于自己认为是不记得。但是更前面几排,就是队员的家属区了,我的记忆,是不是又出错了?

    一场精彩的比赛,一场完美的胜利。我仰视着舞台,仰视着这个与我同龄却带领这队伍接受满场欢呼的队长。他微微低着头,右手摸了摸左手。我听到有粉丝在担心他是不是手速太快手不舒服了,男友也有点紧张。我以为我已经沉入了荣耀,沉入了比赛,但是我一点也没有担心的情绪,因为如果难受,他不会是这个动作。

 

    我自嘲的笑了笑,可能又是我过于充沛的想象力了。当镜头聚焦于队长键盘上起舞的左手时,我看到了他的无名指上有一枚很好看的戒指,是我特别喜欢的款式,是我一直以来幻想中的婚戒的样式。不得不说,他妻子的审美观真的太与我有缘了,他的长相,他的项链,他的手链,他的戒指,他的行为举止,他的一切都那么符合我对伴侣的幻想。我一瞬间好想见见他的妻子,也许是失散多年的姐妹吧。

    他发表冠军感言的时候,我总感觉奇怪,应该不是这样。男友在旁边感慨:“以前周队话更少。”“更少?周队以前怎么说话啊?”我好奇的追问,男友却噘着嘴揽过我说他听到我好奇别的男人的以前不好奇他的他吃醋了。我柔了眉眼,凑上去轻轻啄了一下他的唇角,然后他就开心了,也笑着啄了我的唇角。等我再仔细去听台上的声音,话语却戛然而止于“嗯,我说完了。”

    我没有再继续看颁奖仪式,男友带着我提前出了体育馆去他早就订好的私人餐馆吃夜宵了。

 

 

 

 

 

    发布会也结束了,轮回全队回到后台,周泽楷抢在江波涛前推开了休息室的门,也不进门,呆在哪里握着把手站了一会才拖着脚步。他像是累惨了,重重的坐下,弯下腰,手抱住头,刘海盖住视线。

    江波涛催着剩下的人收拾东西,说是队长累了,让他一个人休息一下。

 

    坐了一会,周泽楷起身,带着他的包坐到了离舞台最近,视野最好的那一列观众席。他从队服口袋里拿出一张入场券放在膝头,又从包里小心翼翼的端出一个还算精致的小蛋糕。

    手机解锁,打开新闻推送。

    “新赛季冠军!轮回战队!年轻的队伍,充满锐气的队伍……”主持人激动的声音在这个空空荡荡的场馆里寂寞的过分。

    周泽楷鼓了鼓掌,低声说:“看,我是冠军。”

    “蛋糕我做的,一起庆祝吧。”然后打开小盒子又自言自语的解说,“糖很多,还有蜂蜜,很甜,你会喜欢。”

 

 

    好苦。

 

 

 

 

 

    小高跟走路的声音突然一点点增大,周泽楷没有回头。大概是哪个经理来提醒自己赶紧回去吧。

 

    “不好意思,请问,我们是不是认识?我总觉得,这个位置,应该是我的。”我在摇曳的烛光里犹豫了很久,还是对男友说了分手,理由就是我想随着我的心一次,然后就不顾一切的赶了过来,“也也许是我的精神又出问题了。”

    他突然站起来,膝上的票飘落在地,蛋糕也掉在地上。

    但是他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我捡起那张票递给他:“现在才来检票,来见证你的胜利,还来得及吗?”

    “蛋糕……掉了。”他突然失落起来。

    我低头看着那个精致了不少的蛋糕,突然充满了期待:“那,能再做一个吗?要甜的,上回的太苦了,你没有放糖,也没有放蜂蜜。”

    “好。”

    “属于你的那枚戒指,你愿意戴上吗?”

    现在我终于可以肯定,我们真的相爱。

评论(2)

热度(32)